珲春与海的历史情缘

原标题:珲春与海的历史情缘

由朝鲜迁入珲春的垦民。

活跃在海参崴的中国商人。

从西伯利亚迁入珲春的朝鲜垦民。

民国初期珲春镇定门外街景。

往来于日本与渤海国之间的海船复原图(日本复原)。  

  珲春沃沮渔樵,通肯雄浑莽沧桑。寒流千寻,古城三十,关山叠嶂。图们江畔,雁鸣三国,虎啸三疆。自古多豪杰,策马扬鞭,点江山,竞引吭。

  东京龙原靺鞨,沧波浴日渤海王。完颜太祖,温特赫城,会盟立邦。明孟特穆,满洲肇祖,建州发祥。清斐优城,水师扎营,开关通航。边督吴大澂,奋笔龙虎,惠我无疆。

  一首《水龙吟·关山颂》把记者拉回了距今1200多年之前,作者是曾任珲春边境经济合作区管委会驻俄罗斯办事处主任的退休干部崔松海。

  地处中、朝、俄三国交界地带,被誉为“雁鸣闻三国、虎啸惊三疆”的“金三角”珲春,拥有中国从陆路进入日本海的唯一水上通道,历史上就是东北亚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很多人不会想到,东北荒僻之地的珲春,居然也是中国与海外贸易往来、文化交流的重要枢纽之一。

  日前,花甲之年的崔松海以及珲春市档案和地方志学会秘书长翟运昌翻开《珲春史鉴》《珲春县志》,向记者讲述了珲春与海的历史。

  渤海国与“日本道”

  我国人民经略日本海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00多年以前。珲春全境属生活于公元前后的北沃沮人生活和活动区域,在日本海西北海岸地区,依山傍海而居,他们既从事农业生产,又上山狩猎,下海捕鱼。而在1200多年之前,珲春满族人的祖先渤海人披荆斩棘、劈波斩浪,从崇山峻岭和惊涛骇浪中开辟出一条通向世界的通道——海陆丝绸之路“日本道”。据珲春档案馆的史料记载,渤海国和日本在相互往来之前,双方处于“天涯路阻,海汉悠悠,音耗未通,吉凶绝问”的隔绝状态。

  渤海国存世229年,历15代王。公元713年,唐朝册封大祚荣为渤海郡王。唐渤海国强盛时期,被称为“海东盛国”,统治者学习唐制在渤海国内设立了“五京十五府”,即上京龙泉府(今黑龙江省宁安市渤海镇)、中京显德府(今吉林省和龙市西古城)、东京龙原府(亦称栅城府)、南京南海府(今朝鲜咸镜南道北青郡)、西京鸭绿府(今吉林省白山市临江镇),学者余秋雨将其比作“半个大唐”。其中,东京龙原府的府址设在珲春市境内八连城,辖庆、盐、穆、贺4个州、18个县。

  据崔松海介绍,渤海国建国不久,第二代王大武艺继承王位。作为渤海国第二代郡王、东北亚丝绸之路奠基人、“日本道”海陆航线的开拓者,大武艺执政期间正值唐朝开元盛世。他一方面依靠唐朝支持巩固和发展渤海政权;一方面下决心“通使聘邻,始于今日”。公元727年,大武艺首次派遣宁远将军高仁义等24人,携带国书和300张貂皮,远涉重洋,到达日本,开创了渤海国与日本贸易的先河。使团受到日本圣武天皇的隆重接待,第二年日本天皇派遣大使,携带国书和彩缎、绫、丝、棉等礼品,陪同渤海大使回访。大武艺在位的19年里,朝唐23次,访日1次。

  渤海国第三代王大钦茂即位后,看中东京龙原府通江达海的区位优势,于公元785年,将国都迁到这里,并在以后的10年里设为渤海国的国都,沿岸居民就在日本海捕鱼,商船经海路到中原、朝鲜半岛、日本列岛等地通商。

  繁荣的海上丝绸之路

  从公元727年至919年,渤海使团恪守“永敦邻好”的信念,不畏风波,不怕牺牲,出访日本共34次,其中有33次经过东京龙原府,然后从这里翻过长岭子山口,从摩阔崴(今波谢特港)入海。日本使者也怀着“亲如兄弟”的情谊,“继好无穷”的愿望,回访渤海13次。这期间在渤海国的“日本道”上舟车织路,极大地推动了中日经贸关系的发展。作为“日本道”的枢纽,珲春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承接了陆路运输与海路运输两部分中转。同时,珲春的摩阔崴(今俄罗斯波谢特港)湾凭借着自身的优势,当仁不让地承担起了海陆运输起点的重要责任。凭借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以及渤海国的海上贸易,珲春成为当时经济、文化最发达的城市之一。集市贸易如火如荼,纺织业、铜铁冶炼、金银品制作、陶瓷以及造船等手工业都有了长足发展。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s://www.k4k9.com/xinyongwang/20191202/384.html